主页>生活航天 >库克的祕密武器,让代工天王杀红眼

库克的祕密武器,让代工天王杀红眼

2020-07-08 | 文章出自:
库克的祕密武器,让代工天王杀红眼

苹果秋季新品发表会,最引起讨论就是萤幕 12.9 吋的 iPad Pro, 由于具有抢攻笔电版图的意图,最后由鸿海独家取得代工订单,也让郭董扳回最近节节败退的颜面。

9 月 9 日,苹果(Apple)秋季新品发表会结束,多数分析师与粉丝难掩失望之情,因为从新款的 iPhone 6s / 6s Plus 到 Apple TV,都未能带来太多惊喜;唯一较受瞩目的,是苹果有史以来萤幕最大的平板电脑 iPad Pro。

iPad Pro 不仅是苹果执行长库克(Tim Cook)强势挑战笔记型电脑大厂的祕密武器,更牵动了台湾电子代工大厂的势力版图,难怪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、和硕董事长童子贤、广达董事长林百里、仁宝总经理陈瑞聪莫不下令全力抢单。最终鸿海独揽代工组装订单,加上旗下的业成,取得触控模组约 6 至 7 成订单,鸿海集团成为最大赢家,守住 iPad 最大代工厂的地位,也稍微扳回过去鸿海在笔电代工市场节节败退的颜面。

库克对 iPad Pro 具强大野心

表面上来看,iPad Pro 只是一款搭载 12.9 吋超大萤幕的平板,是库克为了抢救销量持续下滑的 iPad 所做的新尝试;但实际上,他的企图不仅于此。库克在新品发表会上表示,「iPad 彻底展现我们对个人电脑的未来展望,这也是继 iPad 之后最重要的时刻」,已经说明了他的巨大野心──抢食笔电一年上亿台的市场。

其实,苹果要推出 iPad Pro 的传闻,早在 2013 年下半就从供应链传出来,但直到今年 9 月才真正端出这道菜,因为库克希望 iPad Pro 能具备与笔电抗衡的强大效能,有完整的商用工具软体,及完美搭配的键盘与触控笔,如此一来就几乎能全面取代笔电。

为了打造一款成功的新 iPad,能够以进入商用与专业市场,库克不惜被市场揶揄是向竞争对手致敬,例如配备键盘就颇有微软(Microsoft)Surface Pro 的影子,而触控笔则让人联想到三星的 Galaxy Note。

即使有些人认为 iPad Pro 缺乏原创性,且价位偏高,未必能与传统笔电竞争,但从苹果过去的历史观察,许多产品都是以后进者之姿取得领先地位,尤其苹果在品牌光环、生态系统完整、产品定位清楚的加持下,iPad Pro 有可能通吃专业用户与一般消费者,进一步侵蚀传统笔电的生存空间。

因此,即使供应链预估 iPad Pro 第四季订单仅有 300 多万台,但看在童子贤、林百里、陈瑞聪眼里,对照今年销售量将衰退 5 到 7% 的笔电市场,大家对 iPad Pro 的代工订单都志在必得。事实上,iPad Pro 还没在市场上掀起和笔电的大战前,台湾的代工界就已经充满硝烟味。

根据研调机构 IDC(国际数据资讯)公布的第二季全球平板电脑组装厂排名,鸿海稳居龙头,和硕、仁宝与广达分居第三、四、五。其中鸿海、和硕与仁宝都受惠于 iPad 订单有亮眼表现,至于广达则是因为承接多数笔电品牌的二合一笔电订单,排名也持续攀高。

事实上,自苹果 2007 年推出第一代 iPhone、由鸿海独家拿下订单后,两方就愈走愈近,后来苹果推出 iPad,鸿海再获青睐,陆续承接 iPad 系列、iPad Air 的主要订单,甚至连大中华地区的二手 iPhone 销售都是由鸿海旗下的富连网负责。

难怪郭台铭多次强调,鸿海与苹果从第一代产品就开始的紧密伙伴关係,其他供应商都只是备胎,鸿海才是主要合作伙伴。他更自豪地说,鸿海具备技术、关键零组件、垂直整合与全球发货等能力,因此在手机与平板电脑领域几乎没有对手。

不过,苹果持续採取供应链多元化的动作,藉以降低成本与风险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苹果在 2010 年起新增和硕为 iPhone 代工厂,纬创未来也可望承接部份 iPhone 订单,另外把 iPad mini 订单分给和硕与仁宝,使得郭台铭非常不满,甚至痛斥竞争对手都是靠杀价抢到苹果订单。

再下一城  郭董自豪没对手

和硕在成功抢下 iPhone 与 iPad mini 订单后,已经成为苹果在鸿海以外的第二大供应商,有小鸿海之称,股价更是超越鸿海。和硕不仅靠着苹果订单业绩大爆发,且承接 iPhone 订单的比重持续提高,对鸿海形成不小威胁,未来苹果两大代工厂的瑜亮情结恐将日趋严重。

这次和鸿海竞争最激烈的,就属苹果 MacBook与 iMac 系列产品最大代工厂广达了。广达 2015 年虽拿下 Apple Watch 独家订单,但始终未能敲下 iPhone 与 iPad 订单,原本林百里对于大萤幕、功能接近 MacBook 的 iPad Pro 订单志在必得。零组件业者就透露,苹果去年与多家台厂同时洽谈 iPad Pro 订单时,广达开出的报价最有竞争力,加上苹果希望鸿海与和硕全力冲刺 iPhone 6、iPhone 6 Plus 的产能,因此也倾向让广达承接;但因 iPad Pro 产品设计更改多次,延后到今年才推出,鸿海愿意在报价与产能上全力配合,终于还是抢回订单。

其实,郭台铭与林百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。2009 年鸿海从广达挖角高阶主管与 60 多位研发团队,从苹果手中抢下 MacBook 订单,就让林百里与郭台铭的多年交情生变,几乎到了撕破脸的地步。

后来双方在 Apple Watch 的订单争夺战也火药味十足,最后虽然由广达拿下独家订单,但鸿海义助广达解决量产问题获得苹果肯定,第二代 Apple Watch 可望分食部份订单,双方的心结恐怕依然难解。

笔电代工厮杀  情势紧绷

至于仁宝,目前藉由瓜分部份 iPad mini 订单而成为鸿海、和硕以外的第三大 iPad 供应商。当年仁宝之所以整併转投资的华宝,就是为了因应笔电需求持续缩水的趋势,同时抢食苹果与微软更多订单;如今微软销售及订单依旧低迷,仁宝只能全力抢攻 iPad 与 iPhone 的后续订单,从陈瑞聪与郭台铭经常隔空针锋相对来看,抢订单也绝对不会客气。

笔电代工大厂高阶主管分析,此次 iPad Pro 订单的争夺战,就像是前几年笔电代工的延长赛,而上回鸿海放弃对抗,是因为笔电代工的利润太差,加上他们后来专心投入智慧型手机与平板电脑领域;但类似 iPad Pro 这种产品更接近行动装置,鸿海与笔电代工厂的起跑点一样,应该不会再轻言退出。

事实上,鸿海曾在 2008 到 2012 年间大举进军笔电代工,且接连抢下惠普(HP)、戴尔(Dell)、苹果、Sony 及华硕等指标性大厂的订单,让广达、仁宝、和硕、英业达与纬创等传统笔电代工大厂都绷紧神经。此次鸿海在 iPad Pro 代工的斩获,有机会让鸿海绕道重返笔电代工领域,进一步争取其他笔电大厂的二合一笔电订单。

iPad Pro 不只可能使已不断传出裁员消息如惠普、联想、Sony 等笔电品牌厂的处境雪上加霜,代工端因鸿海大军兵临城下,传统笔电代工厂的抢单梦魇也再度上身。